拆分后积分价值下降

  • 经连夜侦查,警方查明,“一川公司”鼓吹“缘、孝、善”的企业文化,注册多家空壳公司,打着互联网理财的幌子,以高额回报为诱饵,向全国招揽会员在其公司“幸福100”平台投资购买虚拟货币——“一川币”,然后进行所谓的“积分交易”。“一川公司”宣称积分价格只涨不跌,年收益50%至200%,该公司只收取10%的平台服务费,一部分奖励会员,一部分落地实体项目,一部分支持慈善事业。

    这一可疑现象引起珠海公安经侦部门的重视,通过登录“一川公司”的网站,警方发现了“幸福100”平台。据“一川公司”官网介绍,“幸福100”的公司主体为“中国一川(澳门)国际有限公司”,成立于2012年7月13日,现在全球3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,有30多万的理财客户,结合了银行、保险、股票、倍增、利复利、互联网这六大行业优势于一体的新型专业互联网金融理财消费平台。另据网络上的宣传资料显示,其创始人为吴某霖,1982年出生于四川,2012年以3万元创立“一川公司”,目前公司市值已经超过300亿元。

    随着侦查的深入,“一川公司”诸多不合理现象浮出水面:公司通讯录只有行政总监,没有总经理和总裁,公司实际控制人也没有出现在公司通讯录上,法定代表人和公司无实际关联;服务器设在境外,且拥有多层防火墙;创始人吴某霖自公司成立以来在国内几乎无迹可查,其公开现身的地方都是国外。

    “慈善、社区服务、加盟,这些关键字眼背后意味着这是一家涉众型公司,有必要对其进行排查。”珠海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三大队白大队长告诉记者,通过对该公司进行暗访,发现该公司办公场所竟然有四家公司办公,却没有一家公司叫“一川公司”。

    “很明显,这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公司,珠海经侦决定对其进行立案侦查,案件内部代号为6·28专案。”白大队长介绍。

    据悉,该公司利用虚拟货币、虚拟积分买卖的新模式,将虚拟积分与电子商城以及餐饮消费联系起来。具体的理财模式分为四步:第一步,投资人注册登录“一川公司”网站账户,投资金额为1万元、2万元、5万元三档,账户内可分别获得5000一川币、11000一川币或30000一川币(“一川币”简称“一币”)。第二步,投资人使用“一币”在“一川公司”的理财游戏平台上购买虚拟积分,积分价格实时变动。第三步,整个“市场”的积分涨到一定价格后,公司宣布拆分积分,规则类似股票市场的拆股,拆分后积分价值下降,但投资人手中的积分数量变多,积分总价值不变。第四步,拆分后,待积分价值上涨后,投资人卖出积分换回“一币”,再将“一币”以等值人民币的形式提现到银行卡,或者在“一币商城”上消费,可以购买机票、充话费、买日用百货等,还可以在公司旗下的餐饮、酒店、民营医院等实体产业中消费“一币”。所有消费场景中,1个“一币”兑换1元人民币。

    众多迹象表明,“一川公司”有传销和非法吸存的嫌疑。于是警方立刻对“一川公司”的账户进行调查,发现一个拥有200余名员工的公司对公账户几乎没有资金流水,警方同时对公司员工账户进行核实,却发现有600多个不正常账户,其中有个别人的银行账户资金流水过亿元。

    “一川公司”在全国多地发展“商务中心”,每个“商务中心”按营业规模分为大小不等的vip分公司。这些分公司类似于代理,他们可以招聘员工、发展会员。据悉,各分公司逐级层层发展会员,公司设立“推荐奖”“领导奖”“平衡奖”和“对碰奖”等多种奖项,按照发展下线会员的情况予以计酬奖励。

    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二十四条之规定,“一川公司”相关人员的行为涉嫌构成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。

    办案民警介绍,投资人获利主要有两种途径:一是低买高卖虚拟积分赚取差价,从而获得更多“一币”;二是通过整个“市场”不定期的拆分获得更多积分,待积分升值后获得更多“一币”。二者相比,第二种途径赚得更快更多。至于公司何时会拆分积分,则由“市场”上买卖双方的力量决定。另外,投资人有60天犹豫期,如果不想参与了,可以在一年内退还本金。公司赚取的则是投资人提现时10%的手续费。

    为逃避监管,该公司利用大量员工个人银行账号收取会员款项,涉案资金人民币达数十亿元。涉嫌犯罪集团头目将其非法所得大肆挥霍,购置大量房产、豪车,并通过购买基金、保险等转移、藏匿赃款,主要嫌疑人吴某霖长期包养多名情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