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事都得扛

  • “牌满为患”

    “我们民政部门负责社区的基础设施建设。台子一搭好,其他职能部门以‘工作进社区’为名纷至沓来,哐哐哐,钉个牌,就‘占了阵地’。”西乡塘区民政局副局长陆仁伟说,“我去社区调研,发现好多社区都‘牌满为患’,门口挂满了,就挂墙上,最后几面墙都不够用了。各种牌匾颜色不一、大小不一、材质不一,满满当当,蔚为壮观。”

    更令人着急的是,上级职能部门把“使唤”社区视为“理所当然”。一次,陆仁伟找相关领导反映社区“泛行政化”的问题,结果换来领导不耐烦的一句:“社区领着政府的钱,不替政府办事,替谁办?”

    社区什么事都得扛,行政化倾向越来越严重

    一个社区挂了27块牌子,作为居民自治组织的社区居委会,异化为难堪重负的基层“小政府”;权责错位的现实,待遇低、压力大、没身份的尴尬,让社区工作者倍觉辛苦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全面正确履行政府职能,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。社会管理的重点、难点、亮点都在社区,社会稳定和谐的基础也在社区。推动社区行政、服务两责分离,让社区工作走向专业化、标准化,期待突破。

    核心阅读

    “这些牌子都是‘责任牌’,不是‘权力牌’。”邱成说,这些林林总总的牌子,恰好反映出社区工作的繁重。“现在社区工作包罗万象,从‘婆婆妈妈’到国计民生,可谓无所不包。”上面千根线,下面一根针,随着牌子越来越多,邱成的工作量也与日俱增。

    邱成的苦恼,政府并非不知晓。

    “职能部门把工作任务一级压给下一级,压到社区就到底了,什么事都得扛。社区本是服务居民的自治组织,现在行政化倾向越来越严重。各级行政职能部门把很多社区不该管、管不了、也管不好的事压给了社区。”陆仁伟说,“可以说,社区八九成时间都被各式各样的行政工作占用,严重挤占了社区工作人员服务居民的时间。”

    来到明秀北社区门口,白底黑字、规格统一的27块小牌子“扑面而来”。牌子内容五花八门,既有社区服务中心、政务服务中心、社区党员服务站、劳动保障工作站、人民调解委员会等“官方”色彩浓厚的,又有绿色网吧等“民间”性质的。

    而27块的数量也不是“最牛”的。据报道,去年全国两会期间,深圳龙岗区南岭村社区主任张育彪就晒过其社区有43块牌匾,并吐槽“其中很多是虚牌,上级要求挂,不能不挂”。

    作为居民自治组织的社区居委会,为何挂上“中心”、“工作站”等27块牌子?

    邱成怎么也想不到,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社区,会以这样的方式“扬名”——近日,一则“南宁‘最牛社区’挂27块牌子堪比白宫”的帖子,让邱成担任主任的广西南宁市西乡塘区北湖街道明秀北社区居委会,“占了不少媒体版面”。